你当前位置: 首页 > 朔州历史 > 详细内容
杨业威震辽邦
来源:朔州市新闻中心2018-12-27 15:57:50
浏览字号:
0

杨业(约928—986),北宋名将。太原人,本名重贵,原为北汉将官,骁勇善战,屡建奇功,官至建雄军(今代县)节度使。太平兴国四年(979),宋灭北汉后,杨业降宋,宋太宗因他“老于边事,洞晓敌情”,仍任他为代州刺史,授右领军卫大将军兼三交驻泊兵马部署,屯兵代州御边。另秘密地封装了一口袋金银赐予他,予以抚慰,以示倚重。而杨业的顶头上司是潘美,行动受其节制,也有严防武人坐大的用心。

宋灭北汉以后,代州即成为防御辽军南下的西路前沿重地。杨业赴任后立即加强边防建设,到年底共建成阳武寨、崞寨、西陉寨、茹越寨、胡谷寨、大石寨(应县南),凡六寨,作为防御阵地。

北宋太平兴国五年(980)三月,辽景宗亲率10余万人进犯雁门,欲南下太原。当时杨业所部军队仅有代州一州厢军(地方军)和数量不是很多的禁军(屯驻的正规军)。面对10倍以上的敌人,杨业沉着冷静,审度形势,精心策划,充分依托有利地形,在西陉口(今代县白草口)给进犯之敌以沉重打击。

雁门山峡谷两侧为悬崖峭壁,险峻狭窄,辽军10万之众进入后,车马不能并行,只能在长达几十里的山谷中沿河沟纵向逶迤缓步而行,骑兵驰驱十分困难,无用武之地,数量上的优势受到了限制。

杨业命部将董思源等率兵阻断山谷南口,静待辽军出现后迎头痛击。自己亲率数百名精锐骑兵自西陉寨经铁裹门出西陉口(今代县白草口),抄小路经今山阴县油房村、旧广武城后折而向东,潜行六七里至今新广武村南东陉口(雁门关北口)一带,朝南向大部进入峡谷的辽军后军发起突袭。辽军后军以辎重车队为主,根本没有想到宋军会突然出现在这里,顿时惊慌失措,只能仓促应对。杨业精兵虽仅数百骑,短兵相接后无不左冲右突,以一当十,奋勇杀敌。 辽军顿时大乱,自相践踏,很快便溃不成军, 向北仓皇而逃。辽军精锐多在前锋,然入谷已深,回师困难,首尾不能相顾,徒叹奈何。又遭潘美、董思源打击,亦大败。

杨业率众乘胜追击,杀其节度使、驸马、侍中萧咄李,生擒其应州马步军都指挥使李重诲(应州人,被俘后归宋),并缴获了大批铠甲辎重和马匹,大获全胜。这次出奇制胜的战斗,粉碎了辽军南侵的企图,堪称中国军事史上以少胜多的经典战例。

杨业归宋后首战大捷,“杨无敌”的威名四扬,辽兵远远望见杨业的旗帜,便胆战心惊,不敢再作较量。十二月,宋太宗下令“以郑州防御使杨业领云州观察使仍判郑州知代州事”。与此同时,“主将戍边者多嫉之,或潜上谤书,斥言其短。上皆不问,封其书付业”。所谓“主将”只能是潘美,赵光义明知潘杨之间有矛盾而不申诫潘美,反把谤书原件转给杨业,从而显出自己对杨业的信任,同时也暗示杨“你的动静我全知道”。这也是赵宋王朝对军事将领互相牵制的手段。

太平兴国五至六年(980—981),杨业又于邻近今朔州地区的原平境内,增筑了楼板寨、土墱寨、石峡寨三座边防要塞。这些军事设施的增筑和完善,使宋军进可攻,退可守,取得了军事上的主动权,起到了巩固边防,抵御辽军的重要作用。

雍熙三年(986)正月,宋太宗下令兵分三路,北征伐辽,欲夺回沦陷了整50年的燕云十六州。东路使曹彬、崔彦进、米信出雄州(今河北雄县),中路军由田重进带领出飞狐(今河北涞源)。二月间,又以潘美为云、应、朔等州都部署,杨业为副,王侁为监军,刘文裕护其军,作为西路军。三月,西路军出西陉口,与契丹军接战获胜,向西北追杀60里,直至寰州(今朔城区西影寺村东)城下,斩首 500 余级,刺史赵彦辛(《辽史》作“章”)献城投降。接着宋军乘胜挥师西进转战朔州(今朔城区),先锋杨延昭(杨业之子)手臂被箭贯穿,仍坚持战斗,终使辽节度副使赵希赞献城投降。大军稍事休整后,马不停蹄直下应州(今应县)。四月,大军攻克云州(今大同),斩首千余级。

西路军得到了云、朔沦陷区人民的支持和配合,他们组织起来主动袭敌,夜入辽营,斩敌首级来献。应募参加宋军的人也很多。朔、应二州父老兴奋地说: “久陷边陲,有粟不得食,有子不得存养。不意余年,重睹日月! ”

五月,由于东路军在岐沟关(今河北涿州)战败,宋太宗便下令将云、应、朔、寰四州官吏民众撤至关内,由潘、杨领兵掩护退却。这时契丹将耶律斜轸领兵10万,攻陷蔚州,潘美带兵应援战败。六月,寰州得而复失。

杨业为了完成掩护四州吏民退却任务,根据形势拟订的方案是:部队从大石路(今应县大石口)直趋应州佯攻,预先秘告云、朔守将,待宋军离开代州,云州人众即刻南撤;军队抵应州后,辽兵必来拒战,朔州吏民乘机出城直入城南 50 里的石碣谷(“谷”音“峪”),派弓弩手千人列于谷口策应掩护;派骑兵沿路活动,迷惑敌人。这是在双方力量悬殊的情况下作出的一个周密作战方案,监军王侁却认为杨业“畏懦”,硬要他出雁门往北,击鼓前行,正面赴敌。刘文裕也赞成王侁的主张。杨业说:“如此必败。”王侁居然说:“你素来号称无敌,如今遇敌拖延不战,莫非有异志!”身为统帅的潘美却对此不置可否。在这些人的压力下,杨业明知不可行,而不得不率部出击,临行慷慨陈词: “我本太原降将,蒙天子不杀,授以兵权,不是纵敌不击,本想伺机立功以报国,诸位既然责我避敌,那么我只好先赴死了。”

形势虽然险恶,杨业仍希望在逆境中求胜,临行前要求潘美等在陈家谷(“谷”音“峪”,今阳方口)口埋伏强弩步兵为左右翼援兵,等他把辽兵诱入山谷后前后夹攻,予敌以歼灭性的打击 杨业率部出击,从早晨战斗到中午,从中午又苦战至夜晚,在10万大军中转战奋击,最后果然把辽军引到谷口,一看谷里空荡荡的,并无一兵一卒。原来王侁在谷口恢河西岸小山包—— 托逻台上远望观战,看见辽兵扰动, 以为杨业获胜,想去争抢功劳。他急忙撤出伏兵,潘美也制止不了,当得知杨业失利后随即引兵退去。潘美见此情形,带兵朝西南相反方向沿恢河退却20里,证实杨业兵败后,立即引兵遁去。

杨业在人困马乏,前不见援兵,后有追兵的情况下,只好再率部下力战。最后,对剩下的百余人说:“你们各有父母妻子,和我一同赴死无益,可急走脱身,向天子汇报。”众将士感泣不肯离去,疲兵再战,最后部下几乎全部战死,他身带几十处创伤,犹手刃敌军百八十人,直至乘马重伤不能走动,方才中箭被俘。与此同时,老将淄州刺史王贵连续射杀辽兵数十人,直至箭。?杏霉?炎佑只魃笔?,力尽遇害。其余部众全部阵亡,无一生还。杨业之子延玉、岳州刺史贺怀浦亦一同战死。怀浦为宋太祖孝惠皇后之兄,与其子令图首倡北伐,旧日史家往往认为他们贪功生事。同年十二月,贺令图亦没于战阵,作为国戚精神可贵。《宋史》所载大略如此。

《辽史》载,此战主将为山西路兵马都统耶律斜轸,他害怕杨业又不敢轻视杨业(《辽史》称杨继业)。在战前进行了精心策划,号令军士务必生擒杨业不得伤害。命诸军副部署萧挞凛夜间伏兵于杨业必经之路。天明以后,斜轸率兵出战,杨业挥动令旗指挥部众迎战,斜轸却佯败,向伏兵之地退却。待伏兵四起之后,斜轸回军与萧挞凛前后夹击。杨业寡不敌众,且战且走,败退至朔州城南30里的狼牙村(今朔城区狼儿村)时,以为“羊”入狼口不大吉利,“恶其名不进,左右故请乃行”。杨业退入一片茂密的树林中,被箭无虚发的耶律奚底“望袍影而射”,中箭落马。于是萧挞凛“擒继业于朔州”。因有生擒军令在先,耶律奚底反而“以故不能为功”。当然首功属于斜轸。

杨业被俘地点,宋人记载都说在陈家谷口,写得很笼统。《辽史》中三次出现“至狼牙村”,应以《辽史》为是。王侁误判杨业获胜,欲争其功,离开陈家谷口沿恢河向北进入朔州川,狼牙村离陈家谷口20里,很快就能得知杨业兵败,随即南撤是情理中事。

七月初九是斜轸遣涅里底等人上奏复朔州、擒杨业,及上交所获宋军将校印绶的日子,即杨业被俘之日。杨业“不食三日死”,终年52岁(杨氏后裔一说 59 岁)。与辽“角胜三十余年”。至此,宋军收复了四个月的朔、应等四州尽失。此后宋朝再未北伐,宣和五年(1123),辽曾将朔州“改州为府”,称“中庆府”,旋即“守将韩正以州来降”,被宋军占领,称“朔宁府”。不久又陷于金。

八月,宋朝追赠杨业为太尉、大同军节度使,并把他的6个儿子同时封官。而潘美被降三级后于第二年去世;王侁被除名发配到金州;刘文裕被发配到登城。

后世将杨业忠勇报国之事以评书、戏曲、小说等文艺形式演义为《杨家将》《金沙滩》等故事,至今家喻户晓,传颂不绝。另据代县《杨氏族谱》载,今朔城区前寨、照十八庄及怀仁县的一些村镇中的杨姓之人均为杨业后裔。

(摘自《朔州史话》)

点击热榜

热门图片

  • 客户端
  • 官方微信